文化百科當前位置:首頁 > 文苑視頻 > 文化百科

河姆渡文化

作者:admin      來源:本站      點擊:1020      時間:2016-10-19

與大溪文化、屈家嶺文化不同,河姆渡文化是中國長江流域下遊地區的新石器文化。1973年第一次發現于浙江余姚河姆渡,因而得名。它主要分布在杭州灣南岸的甯紹平原及舟山島,經科學的方法進行測定,它的年代爲公元前5000年至公元前3300年。它是新石器時代母系氏族公社時期的氏族村落遺址,反映了約7000年前長江流域氏族的情況。

公元前5000年的河姆渡一帶的氣候比現在更加溫暖濕潤,相當于熱帶或亞熱帶氣候類型。平坦的原野和起伏的山丘上,生長著許多熱帶和亞熱帶植物,山間林中,棲息著成群的熱帶動物。在那綠草蓋地的原野上點綴著大大小小的湖泊,猶如一面面明亮的鏡子。湖泊沼澤周圍蘆葦叢生。湖泊中菱角、芡實和蓮藕等競相生成,浮水而出。飛禽走獸棲息其間,穿梭而過,真是一派生機勃勃的繁茂景象。現在的人不難想像,這是一個何等理想的史前人類居住生息的環境!當然,河姆渡人堅忍不拔的鬥爭精神和聰明才智,創造了光輝燦爛的河姆渡文化,爲人類文明史書寫了一部原始文化的珍貴“史書”。可是這部地下“史書”直到20世紀70年代才重見天日。

與許多重大的考古發現一樣,河姆渡遺址也是在非常偶然的情況下被發現的。

人民公社化以後,河姆渡村屬于羅江公社管轄。羅江公社地勢低窪,洪澇災害頻頻發生,在“以糧爲綱”的年代裏,各級領導對于直接關系到農業收成的水利設施是比較重視的。1973年的春夏之交,羅江公社爲使境內地勢低窪的稻田旱澇保收,獲得穩定高産,決定對河姆渡村北隅緊靠姚江的小河邊上一座舊排澇站進行改造。爲安裝大型水泵,地基須深挖三米以上。

6月,工程正式破土動工。當挖到三米多深時,正好碰到了遺址的文化層。民工們不知什麽是文化層,照挖不誤,把許多黑陶片、骨器、動物骨骼以及少數石器等連同泥土一起翻了上來。就在這個關鍵時刻,擔任公社副主任的羅春華到施工現場來檢查工作。挖土的民工向他反映泥土中混有很多石頭、瓦片,還有骨頭,把腳都劃破了,很難挖,工程無法順利進行。羅春華一看,基礎兩側和地底露出成堆的破罐、碎盤,仔細看還有堅硬的石頭,動物的骨、角殘骸裸露在泥土中,有的民工還把揀出來的鹿角、骨針和木矛等東西給他看。他看到土堆中這這些“破瓶爛罐”和經過加工的“骨頭”,腦子裏覺得似曾相識,立刻聯想到國家布的有關法令,對民工們說:“可能這是曆史文物,國家要家要保護的。”說罷,他一面和工地的負責人商量,請他們暫時停止往下挖,一面電告縣文化館,請求派人前來處理。

說來也巧,當時浙江省文物管理委員會的王士倫正在余姚附近的某個地方工作,他獲知這一消息後,立即趕赴現場,采集標本,來不及多作逗留便匆匆返回杭州了。當他把標本展現在大家面前時,出于職業上的特殊感情,有的人高興得幾乎跳了起來。專家們興致勃勃地摩挲再三,愛不釋手,特別是對那幾塊粗糙的黑陶片(正式發掘時定名爲“夾炭黑陶”)更感興趣。那個時候,浙江的考古工作者對杭嘉湖平原馬家浜文化和良渚文化陶器的質地、器型、紋飾和器物群的認識,雖不敢說是眼見能辨,但也基本掌握了各種特征。所以,一旦見到上述兩種文化迥然有別的陶片時,新鮮感和誘惑力便會油然而生。

時隔多年,除了當事人之外,現在已經很難在浙江博物館收藏的這些黑陶器、骨匕中辨認出哪幾件是最早送到杭州來的標本了。但是,現在的人們仍然可以想像這些從土中掘出的“新鮮”寶貝當時帶給考古人員的震撼。

爲探明錢塘江南岸的新石器時代文化特征,摸清河姆渡遺址的文化內涵、性質和年代,經國家文物局批准,由浙江省文物管理委員會、浙江省博物館派員組成了考古隊,正式對河姆渡遺址進行第一期較大規模的考古發掘。地點即選在河姆渡村東側,原東方紅大隊的曬谷場。19731 14日開工,先後發掘34個探方,揭露面積810平方米,占遺址總面積的五十分之一。1977年又進行了第二次發掘,遺址總面積達4萬平方米,疊壓著四個文化層。

在建築方面,河姆渡遺址中發現了大量幹欄式建築的遺迹,幹欄式建築是中國長江以南新石器時代以來的重要建築形式之一,目前河姆渡發現是爲最早。它與北方地區同時期的半地穴房屋有著明顯差別,成爲當時最具有代表性的特征。(圖片1.2.6)在遺址中普遍發現有稻谷、谷殼、稻杆、稻葉等遺存。遺址中還出土有許多動植物遺存,如:橡子、菱角、桃子、酸棗、葫蘆、薏仁米和菌米與藻類植物遺存。動物方面有羊、鹿、猴子、虎、熊等野生的,以及豬、狗、水牛等家養的牲畜。河姆渡文化的骨器制作比較進步,有耜、魚镖、镞、哨、匕、錐、鋸形器等器物,精心磨制而成。在衆多的出土文物中,最重要的是發現了大量人工栽培的稻谷,這是目前世界上最古老、最豐富的稻作文化遺址。它的發現,不但改變了中國栽培水稻從印度引進的傳統傳說,許多考古學者還依此認爲河姆渡可能是中國乃至世界稻作文化的最早發源地。

此外,河姆渡遺址中還發現有刀、匕、小棒、陶紡輪、骨針、管狀針、“織網管”等,說明當時紡織業已經相當發達。遺址中還發現了劃船用的木槳,說明當時已經有船只存在。在遺址中還發現一只木質漆碗,這是我國迄今發現最早的一只漆碗,距今已約有7000年悠久的曆史了。此外,還發現了玉和石質的瑛、塊、管和珠等裝飾品。

在繪畫藝術方面,河姆渡遺址中發現有兩件雙鳳朝陽的雕刻圖案,一件是雕刻在骨匕上的,一件是雕刻在象牙器上的,這是我國目前見到最早的鳳鳥朝陽的圖象。“這種鳳鳥從河姆渡文化開始,爾後幾千年來,一直是南方長江流域人們的一種圖騰或宗教信仰物,如長江中遊的石家河文化中發現的玉雕透空的鳳,楚國發現有三頭鳳等。而北方中原地區,至遲從仰韶文化開始,是以龍的圖象作爲圖騰或宗教信仰物的,如河南濮陽西水坡遺址發現仰韶文化的蚌殼擺塑龍,山西襄汾陶寺遺址發現龍山文化的陶盤內的珠繪盤龍,以及到偃師二裏頭夏代文化中發現在陶器壁上的刻劃紋龍,安陽殷墟發現的玉雕龍和制作成龍形的樂器石磬等。因此,中華民族應該是由北方的龍和南方的鳳兩種圖騰或宗教信仰物構成的,中華民族的子孫,可以稱爲龍鳳的傳人。” 

河姆渡遺址的發掘,是史前文化研究的一次重大突破,它開闊

了人們的眼界,使人耳目一新,使人們認識到長江流域在同時期完全擁有與北方黃河流域文化面貌完全不相同的土著原始文化。河姆渡文化“從經濟基礎到上層建築、意識形態等各個方面,都是與北方黃河流域的原始文化迥然有別的,這說明中華民族原始文化的發展是多元的不是單元的,存在有幾個中心而不是只有一個中心。當然,這並不否認它們之間存在著相互的影響、交往和聯系。毫無疑問,黃河流域是中華民族古代文明的搖籃,長江流域同樣是中華民族古代文明的搖籃之一。黃河流域和長江流域對中華民族璀璨的文明,作出了它們各自的貢獻。” 

與舊石器時代相比,長江流域的新時期文化遺存顯著增加,不論在相對平坦的盆地、丘陵及沖擊平原地帶,還是在地勢相對險峻的高山峽谷地區,都留下了長江流域的先民們生産生活的足迹。通過對大溪文化、屈家嶺文化及河姆渡文化的考察,不難發現,在新石器時代,長江流域的原住民的人口數量、人口規模及活動範圍都在迅速擴大,而且出現了原始的藝術和宗教。這些早期的長江原住民種植水稻、制作陶器、養殖牲畜,在不同的時間和空間維度上産生了各自不同的生産生活方式、活動空間及社會組織形式,他們成爲各自地域的主人,並努力打下自己鮮明的烙印,共同迎接人類文明的到來。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蜀漢成都立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