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五味邊城當前位置:首頁 > 精英文叢 > 南洋尋根(連載) > 六、越南情根 > 1、五味邊城

(連載)《南洋尋根》——大型遊記文化隨筆錄(393-394節)

作者:劉鋒      來源:本站      點擊:468      時間:2019-12-03

六、越南情根 

作者:劉鋒

 

1、五味邊城

(393)

    车行约十多分钟后,一条条的街区渐渐出现在眼前,这里的房屋簇新,布局舒缓,商埠铺列,人车川流。我想,这大约就是东兴市了。后来一问,果不其然。

 

經過狼煙的越南芒街,如今已換了另外的一種身姿

 

    东兴,你别看它名不见经传,那可是人称的我国西南一类重点口岸呀,从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开始,美、英、法等国就冲这里汹涌而来,那个时候,此处因地处东南亚的门户,因此,曾经商贾云集,市场繁荣,享有“小香港”之称呢。

 

身穿奧黛的越南妹子,在邊地像一道靓麗的風景

 

    时移势异,以后的岁月,东兴虽然经历大陆政治和中越战争的猛烈冲击,时兴时衰,但延续到今天,经过改革开放的滋润,东兴口岸,又车水马龙繁荣兴旺起来。

 

越南街頭長衣飄飄的靓妹,像不像邊地的仙女

 

    前面,就是海关口岸了,只见,附近的店铺都醒目地挂有中国的国旗,里面的顾客络绎、热闹非凡,那中国的海关闸口就立在前方,它呈大立柱板块结构,很有一点现代和厚重的感觉,其雄浑而庄严的气势,让小小的口岸充满了精神。

 

越南駕船的妹子,也這般娴靜,那是對太平生活的向往

 

    这就是边城的闸口!望着那建筑上方粗大的横梁上,正中熠熠闪光的中国国徽和迎风飘扬的国旗,以及下面镶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七个红色的大字,一种国威,一种肃然,让任何的一个中国人,身处此境,都会引起心灵的肃然。

 

這邊地的越南妹,與紙醉金迷的超級都市女,有何區別

 

    闸口,是边城通向南洋的大门,此一时,只见口岸闸口人头涌动,拥挤不堪,那肩挑的,人扛的,排队的,卸车的,络绎不绝;说着粤语的,拖着闽调的,响着越音的,讲着京腔的,五音杂呈;还有黑瘦而精壮的广西人,敦实而热情的云南人,戴着斗笠的越南人,难以分辩。据了解,这里每天到越南的游客多达2000人以上,其直接和间接创造的就业岗位就多达2.5万余个。

 

自行車王國的越南,也愛花,她們追求現代生活的溫馨

 

    简化的签证,让我不仅验证了司机讲到的“简单”,而且简到了让我惊讶的程度。像我们这种有效期数为“天”的签证,就在口岸边指定的房间,花上30元钱,靠墙照张相片,再加上20元钱手续费,等上半个小时,一切就“ok”了。

 

這邊城中國一側的界碑莊嚴,它爲國家主權的象征

 

    进得闸口里面,领了出境的表格,填好之后,我们就开始排队等待验关。

    我们的前面,是人的长龙,我们的左边右边,亦是焦急的人流。排呗,管它粤人、闽人或越南人,反正话又不懂,就跟在他们的后面好了。

 

越南邊城市場宣傳牌琳琅滿目,十分鬧熱

 

    噫,不经意间,我们发现前面的一溜看起来格外突兀,其黑瘦与精壮不似内地人形,婷婷告诉我们说,那是一堆越南人,我们竟跟在了他们的后面。这一溜,旁边有一块写着“检疫检验”的牌子,它使我们心里发起毛来。中国的海关官员就在身边,其国粹的脸孔,以及横着的眉与垮着的脸,在扫荡着我们。好在是,前面的几个大背包的靓妹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大概是太大的包和太靓的脸,让那几位严肃的官员也不常见,就在他们的一问一答之间,不想生事的我们赶忙鱼贯而过

 

(394)

    出了中国边防的大门,迎面就是横跨在作为两国边城界河北仑河上的中越友谊大桥,那桥只有短短110米的长度,就是它,连贯了中国的东兴和越南的芒街这两座不同国度的边城,从而让大陆从西南方向贯通了整个的南洋。它的下面,则是滚滚奔流的北仑河水,和遥遥相对繁忙异常的东兴市与芒街市的边贸码头,周遭,则是密密麻麻满载货物的小船,在几十米宽的河面上来往穿梭。

 

芒街昔日法國教堂依舊,它似乎讓人看到了已經逝去不再的歲月

 

    如此多的船!它引起了我这个作为航家单位来访者的注意。经我向一位东兴的船老板打听,原来那船,两个边城都有。我方的东兴常有船只约600多艘,他方的芒街常有船只约400多艘,在北仑河上最繁忙的运输季节,那中越两边的穿梭航船,有时竟像游鱼一样铺满了窄窄的航道,场面十分地壮观。

 

邊城越南盾與人民幣六比一,它讓內地的窮漢裝起了土豪

 

    越过北仑河大桥中间的一条黄线,再过55米,就是挂有另一种国徽、嵌着另一种国名和飘着另一种国旗的越南跨拱式方形国门了。

 

越南芒街法國教堂大門依舊,只是不見了當年的舊影

 

    走在北仑河的大桥上,沿着桥上正中黄线向两个边城的国门对望,一种异样的感觉袭上了心头,我想,这座留存有明显新旧连接痕迹的大桥,是否也留存下了历史的断层呢?我悄悄地就此想法询问婷婷,婷婷告诉我们说,这条曾代表着中越友谊的大桥,随着两国关系的冷暖就曾屡炸屡建。

 

越南芒街法國教堂依然恢宏,但當年缭繞的宏音呢,全化爲塵埃矣

 

    昔年的援越抗美,一批又一批的中国援越战略物资,它们像奔流的血液一样,通过这座代表着牢固友谊的大桥,源源不断地注入了越南国家的肌体,使他们的民族在持久的抗战中,渡过了那段不能忘怀的岁月。

 

越南芒街法國教堂耶蘇受難的十字架還在,可世事翻卷變遷百年矣

 

    继之的中越交恶时期,桥梁的两边经年炮火连天,桥体炸断,两国之间从此断绝了联系,以至于时到今天,那桥下不远处的东兴永金街,其大多数建筑仍然留下了累累的弹痕,周遭间或着还有一院院寂寂沉睡的烈士陵园,它们在凄凄中好似在诉说着什么?

 

救苦救難的基督在越南芒街靜靜地立著,它仍在靜定地感受著中越複雜的情變

 

    桥对面就是越南的边城芒街,它属越南的广宁省海宁县管辖,中越战争期间,据说也多次被夷为平地,其战争中留下的陵园,随处可见,它们在幽幽中,亦好似在叹息着什么?

 

越南芒街茶古大教堂基督組合雕像栩栩如生,它在透視著此處兩個民族近現代的喜與悲

 

    这是一条由水泥预制连通两国的桥梁,望着桥上那粗糙的桥面和栏杆,以及桥上桥下繁忙的人流和船队,我凝视着,再凝视着,思绪起伏,感概万千,这屡建屡炸、屡炸屡建的大桥呀,我不知道,不知道你承载了两国之间多少的悲喜和沧桑?

 

越南芒街法國大教堂巍然聳立,它飽覽了中越半個世紀的愛恨情仇

 

    时间在倒流中进入到了1979年,北仑河的多事之秋在姗姗中来临。

    那时的中越友谊大桥两岸,表面上,虽然翠竹如林,芳草萋萋,河水悠悠,清澈见底。但自从两国交恶以后,随着中越友谊大桥的被毁,两岸的各土成为了军事禁地,暗地里,那里地雷深埋,挂雷高悬,暗堡密佈,竹芊阵密。等闲的人员,从来不敢越雷池半步,偶尔听到界河两岸的爆炸声,那是误闯雷区为生活所迫的两国边民,或者是为食而觅的牲畜所为。能真正做到轻车熟驾出入边境者,只有一群特殊的人物,那就是两国双方的特工人员。

 

小小的越南芒街基督救贖雕塑無處不在,那是西方文化留下的鉻印

 

    那时节,东兴人的脑海里,满装着的,是肩挎中国式冲锋枪如狼似虎的越南兵,是像被驱赶的鸭子跋踄在北仑河上几千惊恐与褴褛的华侨,是双方高墙深垒的剑拨弩张,是互相隆隆震地而来的加农炮弹。

 

“主啊,全能的神啊,救贖這受難的臣民吧,阿門!”這越南芒街此等立塑處處顯現

 

    唇齿相依的两边,长年的规模炮战,给双方都留下了累累的弹痕和断壁残垣,隔着界河相望,尽是岭头上的碉堡和头戴钢盔的武装军人。出门入门的人们,都要倒吸了一口寒气,哪一天当兵的一不高兴,或者酒喝高了,一颗炮弹就会落在头上,成为了军人炮口下的祭品……

 

小小的越南芒街,法國教堂巍峨而立,它經曆了多少風風雨雨

 

    时日飞逝着,它把一切抛给了过去,北仑河水呀,它依旧一浪接一浪穿过芒街而过,延续到今天,中越两国先后都迎来了改革开放的今天。市场经济的洪流,终于冲决开了两个民族坚冰般的国门守望,这两座以“边”为其独特地理位置的小城,又一次联合起来,共同修通了这座经济交流的桥梁,两座边城,成为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贸易集散地。历史,再一次将一切友谊也好,仇恨也好悄悄地消解了,只留下了一个没有答案的永久沉思。

 

 

以上圖片均來自網絡